当前位置:小学生日记 > 四年级日记 >

四年级叙事日记:生活里的仪式感_800字

作者:[db:作者]来源:小学生日记 时间:2020-09-07 08:00 阅读:
“我回来了。”三个人三种腔调,这是属于我们一家的温馨的仪式。 母亲通常是最早回家的。脱下外衣,换上家居服,洗过手,便走到灶台前,奏起叮叮铛铛的“厨房序曲”。做饭时的母亲也不是一心一意的,眼神扫过路上行人的身影,每每看到那轻巧的脚步亦或是那沉稳中带有焦虑的行动,躲匿于脸颊的笑意便会涌出来,荡漾到身体的每个角落。匆匆跑到门口将门开一道小缝,而后哼着曲儿继续手里的活计。在听到那句熟习的“我回来了”以后,那笑便怎样也躲不住了,故作欣喜地问候一句:“回来啦?”然后转过身往,将那份幸福化作调味品撒进热火朝天的炖菜里,熬煮一锅幸福的滋味。 父亲放工时间不定,但如果走在楼道中都可嗅到家常小炒的香气,是的,父亲一定是回到家了。父亲做事向来说求一心一意,做饭就是做饭,心思中断不会放到别处。但希奇的是,不管我什么时候走到门口,还未抬手敲门,父亲便已推开门来,面对我或母亲欢欣的笑脸和那句“我回来了”,父亲都只报以一个轻轻盈快的“哦”字,但如果是不细细视察,留意留意,父亲眉眼中的那份欣悦,便只可转送给门口冰冷的的空气了。 最后一个回家的人非我莫属。随着年龄的增长,小小的心房里也住进了很多烦扰人心的烦事。好友之间的争吵、老师的批评、考试的失利……争相“拎包进住”我的心里。踏着路上的小石子,心中的烦闷不知如何宣泄,走到单元楼下,一抬眼,那明亮的灯光,繁忙的身影统统收尽眼底。小步快跑,推开门的一瞬间,母亲亲切的问候话语迎面而来:“回来啦?”“嗯。”心中的种种烦扰涌上心来,几欲张口的我看着母亲关心的眼神,和厨房中父亲明显放慢了动作支耳聆听的背影,心中释然,笑脸替换了满腹的怨言,一句轻描淡写的“回来了”冲破桎梏。母亲的笑意爬上眼梢,兴冲冲地问我一天的趣事,父亲在一旁时不时笑着嘲讽母亲几句……所有的“进侵者”都统统被“原住民”驱逐得无影无踪。 一句“我回来了”,短短四字,是家庭生活中最微小的仪式,却也是大大咧咧的母亲内心的惦记与牵挂,是一向严厉的父亲留给家人的“温顺乡”,更是我的回心似箭和暖和的释怀。